<ins id="hphjd"><noframes id="hphjd"><ins id="hphjd"></ins> <ins id="hphjd"></ins>
<cite id="hphjd"><span id="hphj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hphjd"><noframes id="hphjd"><ins id="hphjd"></ins>
<cite id="hphjd"><span id="hphj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hphjd"><noframes id="hphjd"><cite id="hphjd"></cite>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,人日羊怎么讓羊不動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本文章為薩沙原創,謝絕任何媒體轉載

照例聲明:本文是薩沙創作的小說,聲明完畢

再多申明一點:這篇文章相當血腥恐怖,心理素質不好的千萬不要看,別留下什么心理陰影。

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234講)

因4只羊被毒死就送掉了10條人命:1988年周家兩兄弟特大滅門慘案

1988年,湖北某地鄉下,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滅門慘案。這起慘案的起因讓人不可思議,僅僅因為4只羊食物中毒而死,就讓雙方殺得血流成河。最終,周家兩兄弟殺了對方滿門,共殺死8人,受傷1人。周家老大當場被捕后槍斃,老二逃亡20年后還是上了刑場。聽薩沙說一說吧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1988年11月某一天,負責放羊的老人周正德,準備趕羊回家的時候,突然發現少了4只。對于貧窮的山村來說,1只羊就是一大筆財產,更別說4只。

周正德一路找過去,發現4只羊都死在地上。通過它們口吐白沫的樣子來看,似乎是中毒而死。周正德認為羊是被人喂下了混有農藥的草料,被活活毒死。

而4只羊就倒在鄰居鄒有為責任田邊上,周正德認為肯定同鄒家有關系。

鄒家和周家住在同村還是表親,有血緣關系。這10多年來,因為很多小事,兩家積累了很深刻的矛盾。

站在旁觀者角度,兩家的矛盾都沒什么了不起,甚至有些搞笑。

幾年前,周正德的老伴因病去世,在家里辦了喪事。而鄒家的大兒子鄒華茂正好結婚,早就定好了日子。

兩家本來就有些沖突,這幾年互不來往。無巧不成書,周正德老伴出殯的日子,恰好就是鄒家老大鄒華茂結婚的日子。

結婚當天,鄒家聽到距離不遠的周家哀樂大作,全家都頗為惱怒。在鄉下,喜事遇到喪事是非常倒霉的事情。在鄒家看來,周家明知道自家當天結婚,還故意將出殯日子弄在這一天,顯然是惡意的。

話雖如此,鄉下是死者為大。鄒家人雖氣惱,卻也不敢發作,只能忍氣吞聲。

更要命的是,中午鄒家迎新娘子回村的時候,迎親的隊伍恰好同周家出殯隊伍當面遇上。

鄉下的土路能有多寬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?根本容納不下這兩個隊伍。

照常理來說,農村習俗是喜事讓喪事,但鄒家卻不干了。對辦喜事的人家,遇到這種事非常不吉利,要是讓開了就更不吉利。

鄒家不讓路,周家也走不成,兩家就在路上對峙。

雙方的老人周正德和鄒有為開始理論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鄒有為:表哥,你們讓一讓吧,讓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我家兒媳婦先過去。我們是自己人,有什么都好商量。我兒媳婦剛來家里就遇到這種事,我們以后哪里還有面子。

周正德不服:你喊我表哥,我就要同你說道理了。自古以來,都是喜事讓喪事,怎么到你這里就要我讓你?就算我愿意,我幾個兒子也不愿意啊。我們還是按照老規矩來吧,你們讓一讓。

鄒有為怒氣中燒:周正德,你別給臉不要臉。我問你,我家請帖一個月前就送了,你不來喝酒還不知道哪天辦事嗎?為什么別的日子不選,就故意選今天,擺明了是故意惡心我們!

周正德:你放什么屁?我能拿老伴死了,來惡心你?我們出殯的日子是風水先生選的,又不是我選的。我吃飽了撐的,故意抬著棺材同你鬧著玩?

鄒有為:我告訴你,咱們鄉下人一輩子就結婚一次。你要是搞得我一輩子不舒服,我也不會讓你今天舒服。

周正德:誰怕誰,你家有兒子,我家也有兒子。你想欺負誰?

話說僵了,雙方隊伍互不相讓。因為隊伍里面多是親戚關系,有很多人在勸說,尚且沒有動手。

送姐姐結婚的鄒有為小舅子,見狀卻忍不得,破口大罵了很多臟話。

周家的大兒子周耀瓊,看到對方罵得很臟,忍不住也跳出來大罵。

兩個年輕人脾氣都不好,三言兩語就說僵了,動起手來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小舅子劈面一拳,打中周耀瓊的臉部,打掉了一顆門牙。周耀瓊飛起一腳踹中小舅子的褲襠,當場將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他踢倒,后來在床上養了大半個月才能下地。

見打起架了,隊伍里面的中老年人紛紛跳出來勸架。

此時老村長跑來,制止了雙方的騷亂。

老村長頗有威望,也是家族的族長。在他的安排下,鄒有為向周正德賠了禮,周家就先讓迎親的隊伍過去,隨后再去墳山出殯。

至于受傷的兩人,各自回家養傷去。

這次事情以后,雙方徹底結仇,平時也摩擦不斷。

今天,周正德發現4只羊死在鄒家的田地旁邊,就認定是鄒家下黑手下毒。對于農民來說,4只羊的損失是很大的,等于半年白干了。

周正德年老,倒沒有像小伙子一樣不分青紅皂白打架。他抱著2只死羊,先去村長家反映情況。老村長已臥床在家,認為羊未必是被人毒死的,可能是食物中毒。就算是被人毒死,你怎么能確定就是鄒家毒死的。死在鄒家田地邊,就是他家做的?沒這種道理。

退一步說,就算毒死了4只羊,這也不是什么大事,公安局也最多也是派人調解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老村長還勸周正德:你都一把年齡了,整天同鄒有為斗什么氣。你們好歹還是表兄弟,有沒有殺父之仇,何苦這樣呢。

周正德:老叔,話不是這么說,人爭一口氣佛受一炷香。鄒家不把我們放在眼里,幾次三番暗中搞我們,我就任由他欺負?就說當年我老伴出殯,為什么要破例先讓他走?他不就有個女婿在鄉里面當干部嗎,就這么牛?就算是縣委書記家,也不能這么霸道。

老村長:我說啊,你和鄒有為都是一個倔脾氣,這樣下去沒好結果。你看看你們幾個兒子,也都一樣的臭脾氣。這么搞來搞去,遲早要出大事。我勸你退一步吧。老叔我快70歲了,見過的事情太多了,你就聽我一句。

周正德根本不聽,轉而抱著死羊去了鄉政府討說法。鄉里面給他登了記,說過明天就讓鄉里公安去調查,讓他先回去。周正德怕對方有勢力,鄉里面不能秉公辦理。他就站在鄉政府門口喊了一會冤,引了很多來辦事的鄉民看熱鬧,一些鄉政府職員也來圍觀。

后來有個干部來制止,周正德才回家去了。

這事已經鬧得不小,連鄉長都知道了。

鄉長覺得影響不好,找到鄒有為的女婿,鄉里一個小干部,說了這件事。

鄒有為的女婿當晚就跑到岳父家,一肚子怒火:看看,看看,你們鬧得這些事都搞到鄉政府了,現在都傳為大笑話了。鄉長找我談話,讓我處理好家里這些事。你們能不能考慮考慮我的處境?爸(岳父),他們幾個年輕不懂事,您老也要勸一勸。就這點事整天鬧來鬧去,實在是沒必要!大家好歹還是親戚呢。

這幾年,女婿幫了岳父家很多忙,是鄒家有功之臣。

見女婿很氣憤,鄒家幾個人賭咒發誓沒有做過這種下三濫的事情。

多年后,鄒家幸存者回憶,當天確實在農田里面打了農藥,卻壓根沒有看到附近什么牲口。

可能是打了農藥以后,周正德家的羊跑到田里啃食作物,這才中毒而死,根本不是誰去下毒。

鄉下不成文的規矩是,任何牲口跑到別人地里出事了,后果都是自負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晚上9點,女婿連夜回鄉以后,鄒家父子三人越想越氣憤,要當夜去周家討說法。

誰都知道,當晚去討說法,不是吵架就是要打架了。

鄒家老太太黃祥芝怕出事,拼命攔著丈夫、兒子不讓去,但人老力衰沒有攔住。

鄒家父子三人也沒什么準備,都是赤手空拳。小小一個村子,走了幾十步就到了周家門口,用力砸門。

周家人都已經睡下了,只剩下老頭周正德,用鍘刀在堂屋里給牲口切草料。

聽到有人砸門,周正德放下鍘刀來開門,一眼就看到氣勢洶洶的鄒家父子。

周正德倒也不怕,畢竟他家是受害者,死了4只羊,損失了一大筆錢。

大家都帶著怒氣,三言兩句就爭吵起來。

鄒家三口人指責周正德胡亂告狀,毀了他家名譽。

周正德說:我就是去告狀而已。是不是你們干的,要等鄉公安來說了算。我又沒說一定是你們干的,就是去報案還不行嗎?難道我家的羊,就白死了?

鄒家大兒子鄒茂華,結婚當天時小舅子被周耀瓊踢傷了睪丸,養快大半個月才好。為此,他被老婆和岳父母家責怪了好幾年,最恨周家人。

此時看到周正德振振有詞的樣子,鄒茂華新仇舊恨涌上心頭,大罵:老王八蛋,你別撒潑了。不是看在你是長輩,老子早就打死你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周正德大怒:你個小王八蛋,你罵誰呢?你父母沒教會你說人話嗎?你們這一家都是什么東西?

鄒茂華大怒,一拳打過去:我打你個老混蛋,今天我們好好算清賬。

周正德年齡大了,被一拳打翻在地。

鄒茂華沒有停手,上去就是一頓拳打腳踢,周頓時口鼻出血。

鄒有為看周正德年齡大,怕打出事來,急忙上去阻止兒子。

他年老體弱,哪里拉得動強壯的兒子,急的直跳腳。

周家的大兒子周耀瓊,二兒子周耀偉本來都已經上床睡著,睡夢中聽到父親同人吵架,一兩分鐘后聽到呼救聲。

老二周耀偉急忙跳下床,顧不上穿鞋就往外面跑。見父親口鼻出血被打倒在地,周耀偉大急,伸手就要將打人的鄒茂華推開。

傍邊站著的鄒家二兒子鄒茂文,看到周耀偉沖過來要動手,迎面就是一拳,將他也打翻在地。

鄒茂文身材高大,強壯有力,矮小的周耀偉根本不是對手。雙方扭打了半分鐘,周耀偉就被按在地上猛打。鄒茂文連續對他重重踢了幾腳,周耀偉一度被打的昏死過去,連大小便都失禁了。

混戰中,周家大哥周耀瓊沖了出來,見弟弟昏死在地上,飛起一腳踢過去,同鄒茂文扭打起來。

院子里打成一片,鄒有為拼命想要阻止兩個兒子,這時候哪里還攔的住。

混亂中,被打暈的周耀偉不知道被誰踩了兩腳,劇痛下倒是蘇醒過來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他見老爸都被打翻在地,哥哥被鄒家兩兄弟按著猛打。眼見不是鄒家兄弟的對手,周耀偉急忙逃入屋內準備抄家伙。他顧不上身上還有糞便,在堂屋四處尋找武器,一眼看到地上放著父親切草的鍘刀。

此時哥哥好不容易爬起來,跌跌撞撞的跑向屋內,鄒家兩兄弟緊追其后。

周耀偉被打的屎尿齊流,已經陷入狂怒狀態,腦子一片空白,根本沒有考慮什么后果。

哥哥周耀瓊剛剛入屋內,鄒家老大鄒茂華也沖了進來。

周耀偉見狀,用盡全身力量,揮舞鍘刀迎面劈過去。

也許沒想到對方會動刀,鄒茂華猝不及防,被一刀劈中臉部。這一刀砍得很重,將鼻子都劈掉了,傷口深可見骨。鄒茂華哎呀一聲,向后就退了一步。周耀偉已經控制不住自己,順手又是一刀,重重砍過去,正中鄒茂華的脖子。這一刀頓時砍斷了動脈,鮮血飛濺,鄒茂華翻身倒地,翻滾幾下,氣絕身亡。

因為視線被阻擋,后面追來的老二鄒茂文,并沒有看到對方動刀??吹酱蟾绲瓜?,他認為是扭打中吃了虧,急忙跑過來。剛到屋門口,又是一鍘刀迎面劈來,鄒茂文來不及躲閃,當場就被劈倒,頭骨都被劈裂了。

鄒茂文很強壯,雖被劈成重傷,還能掙扎著爬起,試圖逃走。

此時,大哥周耀瓊拿著一把斧頭沖過來,對準鄒茂文脖子連砍數下,后者尖叫了幾聲,倒地身亡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周家兄弟只顧殺人,沒有注意鄒家老頭子鄒有為,已經趁亂逃了出去。

兩人查看了一下,發現鄒家亮兄弟都斷了氣,他們殺人了。

周正德懊悔無比:兒啊,是我害了你們,你們快去自首吧,爭取寬大處理。

周耀瓊很快冷靜下來:我們殺了兩個人,肯定死刑了。就算寬大處理,也要坐一輩子牢。我說反正也是槍斃,干脆他媽的將鄒家殺光。他們家要是還有男人,將來肯定會找爸爸和小弟報仇。老二,你說呢?

周耀偉也殺紅了眼:去就去,殺幾個不是殺。咱先去追殺鄒有為這條老狗。

兩兄弟不顧父親周正德的阻攔,一人手持斧頭,一人手持尖刀(鍘刀太重不方便攜帶),沖到不遠處的鄒茂文家。

老二鄒茂文家里并沒有男人,只有一些婦孺在屋里睡覺。

周家兄弟大開殺戒,對準這些沒有還手之力的女人孩子,就是一頓猛砍。

婦女孩子哪里見過這種場面,直接被嚇得魂飛魄散,腳軟到無法逃走。

鄒茂文的妻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殺了自己,放過孩子。

周家兄弟卻說:要殺你,也要殺你的娃!

周耀瓊一斧頭將鄒茂文的老婆砍死,又將不到兩歲的兒子周春山,剛出生41天的女兒周春玉殘忍殺死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鄒茂華的大女兒正好在這里睡覺,被周耀偉用尖刀刺傷。不過 ,周耀偉尚且還有幾分人性,沒有對女童下死手。這個女孩哭喊著逃了出去,他也沒有去追趕。

這個女童被好心村民趁著夜色藏了起來,僥幸生還。

殺光了鄒茂文全家,周家兩兄弟又去殺較遠的鄒茂華全家。

在鄒茂華家門口,兩兄弟遇到了鄒有為的老伴黃祥芝。他們用刀威逼,讓他交代鄒有為去了哪里。黃祥芝哪里見過這個場面,告知他們“鄒有為連夜跑去鄉里報警”。

周耀瓊知道時間不多了,幾斧頭將黃祥芝砍成重傷,周耀偉也連刺幾刀,將這個老太太殺死。

兩人踢門沖入鄒茂華家,發現鄒有為已經通知大兒子全家逃走,屋內空空蕩蕩。

周耀瓊非常懊惱:媽的,讓他們跑了。公安很快就會來,我們還是分頭跑。老二你趕快回去換衣服拿錢,然后向西面山上跑。我去鄉里追老畜生鄒有為,砍死他就死無對證了。然后我去自首,說人都是我殺的,你沒動手。你應該就沒事了。

周耀偉不忍心讓哥哥,獨自承擔罪行去槍斃,猶猶豫豫不愿意走。

周耀瓊喝道:有時候一個人死,總好過兩人一起死??熳甙?,快??!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隨后,哥哥又囑咐他:你記住,逃走以后這輩子不要同家里聯系,就當自己沒有爹媽、沒親人。千萬記住,這可是生命相關的。

周耀偉只得跑回家,換了一身衣服,拿了一些錢。他跪下給父親周正德磕了幾個頭,又囑咐只有十幾歲的三弟照顧好爸爸,隨后一溜煙跑上大山。

從村里進鄉只有一條土路,周耀瓊拿著斧頭追了十多里,仗著年輕力壯,終于追到了跑去報警的鄒有為。

鄒有為嚇得直接向山上跑,試圖躲入樹林。但周耀瓊體力更好,沒多久就追上他,將老頭一頓斧頭砍死。

殺人后,周耀瓊拿著斧頭,連夜到了鄉派出所投案自首。

短短1個小時內,周家兄弟共殺死8人,殺傷1人。

由于案情重大,周耀瓊雖有自首情節,也是死路一條,幾個月后被執行了死刑。

周耀瓊殺人被槍斃,是罪有應得,一了百了。

而僥幸逃脫的周耀偉,就完全不同了。

他如同驚弓之鳥一般,直接鉆入大山深處,晝夜不停地走了3天山路。只有實在支持不住的時候,他才躺在路邊樹林里面睡一會。

當地的地形很特殊,四周都是茫茫大山,人一旦逃上山就難以抓捕了。

不然從古至今,這里怎么可能會盤踞那么多土匪呢?

周耀偉花費3天逃到鄰?。ㄋ麄兗揖嚯x鄰省不遠),草草吃了一頓飯后,買了一張汽車票,逃往該省腹地的某縣。

事實證明,周耀偉是頗為聰明的,跨省逃亡讓他一度逃脫法網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80年代各省公安有壁壘,不能迅速合作和分享情報。

周家滅門慘案發生當天,周邊幾縣迅速封鎖排查,設下大量路卡、崗哨,攔截殺人犯。

相距不遠的鄰省卻毫無動靜,當地警方甚至不知道此事。

短短幾天內,周耀偉就跑的不見蹤影了。

周耀偉雖然是個殺人犯,在殺人之前也是比較老實的鄉民,還有些木匠手藝。

坐長途汽車的時候,他遇到了一群民工,說是要去某個大城市做木工活。大家都是出門在外討生活的農民,三兩下就熟了。

民工表示老板需要很多工人,他們可以代為介紹,讓周耀偉跟著一起去。

周耀偉從此化名為周兵,同這群做木工的民工一起打工。

期間,他在報紙上看到了大哥被槍斃的消息,躲在工棚外大哭了一場。

自己是負案在逃的罪犯,周耀偉比普通民工更能吃苦耐勞,平時還不愛鬧事,相當聽話,也從不計較工錢多少。

一來二去,他就得到了工頭的喜愛,兩人關系很好。

工頭挺仗義,介紹他去一個有名的木匠那里學手藝。

拜師以后,周耀偉對師傅也非常尊敬,經常不要工錢幫助師傅做活。一年半載以后,師傅認為他非常厚道,將手藝傾囊相授。

學會了所有木匠手藝又得到師傅的允許后,周耀偉開始獨立工作。他不敢去大城市,買了一張假身份證以后,在西南某省鄉下幾縣做木匠。由于手藝高超,他很快成為四里八鄉有名的木匠師傅,生意非常好。

周耀偉在老家沒有結過婚,也沒有女朋友。自己是逃犯,他也從沒考慮娶妻生子。這次他逃亡了6年都沒事,也不愿意一輩子孤孤單單,就有了成家的想法。經人介紹,他做了上門女婿,娶了一個農村女孩為妻,生了2個孩子。

婚后他對妻子很好,對岳父岳母也非常孝順,不抽煙不喝酒,不嫖不賭,平時就是埋頭工作和照顧家里。村里人對周耀偉有很高的評價,認為他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周耀偉以周兵的身份,在鄉下生活了20年,他的兩個孩子都長大成人。

因為身份原因,他做事低調,同誰都搞好關系,同村民們混的很熟。他本是外鄉人,20年后卻說的一口流利的當地方言。

不過,周耀偉的岳父卻發現女婿的異常。女婿自稱從小是孤兒,無父無母,一次聊天卻無意中說爸爸也患有老年病。既然小時候父親就死了,哪里會有什么老年???

而且,女婿借口自己是孤兒沒戶口,花高價去買戶口,也讓岳父很懷疑。就算是孤兒,也不該是黑戶,應該是有戶口的。

只是,岳父做夢也沒想到,老實厚道的周耀偉是逃犯,只是認為同老家人鬧翻了而已。

美中不足的是,2000年以后,也就是周耀偉逃亡十多年后,妻子突然患上絕癥去世。

中年喪妻,周耀偉相當悲痛,花費很多錢大辦喪事,將妻子安葬了。

隨后,他一樣精心伺候岳父岳母,照顧一對兒女,卻感到巨大的孤獨。

有人勸他再娶一個,他認為妻子尸骨未寒,加上自己畢竟是逃犯,根本沒有心情再找女人。

到了夜晚,他孤枕難眠,總是輾轉難以入睡,非常懷戀老家的親人。

他不知道老父親是否健在,小弟弟過得怎么樣,大姐有沒有被自己的案子連累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這樣熬到2002年,周耀偉實在忍不住了。

他違背了哥哥的叮囑,偷偷寫了封信。

他不敢聯絡父親和弟弟,就寫信給了身在鄰縣的姐夫。他訴說了自己現在的情況,說做木匠賺錢不少,還要求在某地見面。

在他們殺人之前,大姐就已經嫁人,同姐夫住在鄰縣某村。周耀偉同大姐關系非常親密,想來姐姐和姐夫絕對不會出賣他,才敢于寫信。

說起來,這個姐夫也是夠坑。他迅速趕到某地同周耀偉見面,竟然還帶著自己的兒子,要求周帶著他們一起打工。

周耀偉當然是不愿意的,畢竟自己是殺人犯。一旦同姐夫一家長期扯上關系,警察可不是飯桶,順藤摸瓜就會抓住他。

姐夫卻說這事早就結束了,最初幾年,公安每年還來他們家詢問,但這10年根本就沒有人來問。周耀偉父親受了很大刺激,案發1年多后就已經去世,三弟因出了這么大的事,也無法在本村居住,搬到了姐姐所在村子。目前三弟也在外地打工,但賺錢很少。

而鄒家被殺了這么多人以后,幸存者和親戚們不服氣,經常來村里找三弟和大姐的麻煩,要求他們賠償損失。自知理虧,大姐和三弟被迫傾家蕩產賠了不少錢。三弟獨自一人,經濟實力有限,主的要賠償都是大姐家拿出來的。搞得姐姐家里窮的叮當響,姐夫的小生意都做不了,只能在家務農。

受到殺人案的連累,三弟到30多歲才找到媳婦,目前過得也很不好。

聽了姐夫的介紹以后,周耀偉深感內疚,決定要彌補他們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說來說去,周耀偉畢竟沒有文化。他殺人前沒有坐牢入獄過,沒有作案經驗。

殺人以后,他也沒有接觸過罪犯,不知道應該注意什么。他只認為自己躲藏多年、改名換姓、洗白身份,應該就沒事了。

于是,他留下姐夫父子一起工作。這樣干了四五年后,一切都是風平浪靜,周耀偉認為此事已經沒人管了,又讓三弟來一起干。

當年大哥讓他一輩子不要聯絡親人的叮囑,周耀偉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了。

這么亂來,他肯定是死翹翹了。

警方一直在追蹤舊案,尤其是這種特大惡性案件。

在2007年,警方發現周耀偉的三弟行為異常,可能同逃亡的二哥有聯系。經過2年追蹤,他們這一家人,竟然都在外省某地一起做木工。

于是,2009年逃亡長達20年的周耀偉,被警方輕松擒獲。雖然案件已經過去這么多年,周耀偉仍然被判處死刑。

我經常日自己家的羊

寫到這里,薩沙想起王朔的經歷。當年他們一伙就是不良少年,整天在街上打架,連老混混都怕他們。有一次,他們要去欺負一個同學,直接沖到這家屋里打人。結果,十幾個持刀拿棍的小流氓,被這家老爸用一把鐵鍬打的抱頭鼠竄,差點被劈死幾個。王朔系死扣的球鞋,都跑掉了一只。后來幾十年,王朔都記住了一句話“再囂張也別上門欺負人,搞不好就得躺著出來!”

聲明:

本文參考

圖片來自網絡的百度圖片,如有侵權請通知刪除。

發布于 2022-03-23 01:03:18
收藏
分享
海報
0 條評論
51138
上一篇:關于僅僅有條和井井有條的區別的信息 下一篇:勝龍_勝龍武館
目錄

    0 條評論

    本站已關閉游客評論,請登錄或者注冊后再評論吧~
    露脸精品国产av毛片,东京精品久久无码,日本又大又粗又硬又黄a片,有巨乳爆黄色片网站没有
    <ins id="hphjd"><noframes id="hphjd"><ins id="hphjd"></ins> <ins id="hphjd"></ins>
    <cite id="hphjd"><span id="hphjd"></span></cite>
    <ins id="hphjd"><noframes id="hphjd"><ins id="hphjd"></ins>
    <cite id="hphjd"><span id="hphjd"></span></cite>
    <ins id="hphjd"><noframes id="hphjd"><cite id="hphjd"></cite>